月下之歌

夏天到了,看到蚊子后忽然有了一个脑洞。

——论飞走的超人是怎么消失在人们视线中的。(酥皮请原谅我我是粉别开枪)

即使按照非CP意味来讲,也完全理解了柱斑之间的滤镜呢。
基本上柱间大人相当于交了一只猞猁朋友,毛皮漂亮性格开朗骄傲无比却能感觉到对自己的善意和赞赏,脾气不好却每次都能倾听自己的各种天真或消沉的想法,就连会挠自己都是形势所迫逼不得已,打完了也不记仇。虽然立场不同但是想法互通,连家人都不接受的思想居然在本来是异类的身上得到了认同。而且他骄傲的模样多可爱呀,捕猎的身姿多矫健呀!
为什么别人会不喜欢这么美丽强大的存在呢?搞不懂啊!来来来听我跟你们讲!要多少例子有多少例子!(众:然而我们没法接受猞猁的一爪子,而且被挠的最多的你大概习惯了我们可习惯不来。)
对于斑大人就简单了,柱帝的人格魅力不是盖的,点燃天下太平之火的一代伟人,在这方面斑爷是佩服他的,因为虽然柱间说自己是他的天启,但如果不是柱间主动,木叶是建不起来的,他不可能主动与死敌和解。能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,有自己所达不到的胸襟,这样的存在,即使刀剑相向也绝不是仇视。别说自己复活了,即使真的死在对战中也只是对未尽的理想而感到遗憾吧。


说到遗憾,有个段子:
当秽土泉奈见到秽土扉间,居然很冷静。施术者很意外,泉奈却很淡定,表示自己的死帮哥哥解决了眼睛问题也算死得其所,而且死在死对头手下总比死在杂鱼手下强。众:盯二代目聚聚。聚聚:mmp。泉:???